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美文鉴赏 > 皇门深似海:武则天缘何入宫做李世民的才人

皇门深似海:武则天缘何入宫做李世民的才人

时间:2018-09-06 03:57  来源:ycyouli.com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据史载,武则天从小就性格刚直,颇有心计,不喜女红却喜读书,是一个花木兰似的巾帼英雄,说白点就是不折不扣一个当代流行的“假小子”(估计是40多岁嫁人,还能连生三个女儿的杨夫人有意当男孩来栽培的吧)。很小的时候就跟商人出身的唐朝省部级大官父亲(因职位多次升迁)游历祖国的大好河山,耳濡目染接触了各色官场原生态,故知书达礼,阅历丰富,视界开阔,练就了一身在官场混的过硬本事和出众才干,可谓是深谙官场门道,这从她十四岁入宫后的出色表现就能充分证明此一切,天才就是天才,李世民想埋没也没用,即使是赶她去当尼姑。她的历史使命就是要创造历史,做唐朝的监护人。


而最重要的是,她有能改变自己命运的绝色美貌,这原本就是古往今来女人的重要资本和人生基本筹码之一。


夫人基本上也是靠这个女儿翻身了,因为那时自己的省级干部老公已经仙逝,彻底没有了靠山,最终她也成了生育历史唯一女皇的光荣母亲而隆重载入史册。


自从贞观十年(公元636年)李世民的伟大皇后长孙氏仙逝后,他的后宫空虚,暂时缺少领军人物,为了打发失落和空虚,于是便张罗新人。贞观十一年十一月,李世民听说曾经的部级大官武士彠的年轻女儿武媚娘长得明媚娇艳,楚楚动人,像一朵含苞欲放的娇贵幽兰,又颇有文才,正合李世民喜欢的类型。而当时武媚娘母亲杨氏一族至少有两三个姑娘都正做着唐太宗李世民的妃嫔,这些人也为武媚娘当说客,为她免费在宫中推介宣传其出众之美貌,以图能使她入宫,壮大自己的家族力量,李世民一听乐得顺水推舟,于是立马将其纳入宫中,封为五品才人,最后成了他的“机要秘书”。


入宫之前,武媚娘向寡居的母亲杨氏告别时,杨夫人居然学那些刚出嫁的小姑娘一样哭哭啼啼起来,也不知夫人之哭是喜是悲或者说既悲且喜?武媚娘立马有点不耐烦地娇嗔道:“侍奉圣明天子,岂知非福,为何还要哭哭啼啼,作儿女之态呢?”从武媚娘的这些爽快的男人式话语里,你就看出了她那不同凡响的泼辣和淡定,不然怎么和同样如狼似虎的王皇后和萧妃斗法,以及朝中的各色色男周旋呢?官场本是斗兽场,谁够狠谁就赢,辣妹子辣也!


其实老夫人的担心也是有理由的。也因为皇门深似海,人便成了深海里的一条无助的小鱼,时有凶险暗流漩涡会不知不觉吞噬了自己,危险得很呢!做天子的小老婆,表面上是很风光,在世俗人眼里甚至还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主儿,但很多人都是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吞的可怜虫。


因为天子身边的漂亮女人多的是,有的人甚至终其一生也不能见到天子一面,等于是在宫中守活寡,美如古代四大美女之一的王昭君也曾在冷宫寂寞,最后申请外嫁胡人才享受到人伦之乐,更不用说其他不大出众也没有个人手腕的“老实人”了,真正能够得宠的人可谓是寥若晨星,更不用说像唐玄宗李隆基那种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在一身的极端资源浪费法了,想要天子青眼有加,必须用非常手段和非常运气去撞才行。


因此,大部分妃嫔都是形影相吊寂寞一生,出头的指望很小,所以一般的父母都不舍得让女儿去皇宫冒险。这个简直就是一场人生豪赌,押上了自己的青春和生命,而且不能像去赌城拉斯维加斯那样进退来去自如,会以自己一生的时间作为赌注。


换了别人可能会犹豫不决,因为赌注实在是太大了。但这却使我们十分勇敢的武女皇很兴奋,她是成功商人的女儿,也愿意像父亲一样下政治赌注,父亲曾冒险把宝押在李渊身上,又给钱财又捐衣物还免费出让土地房屋,为革命也为家族立下殊功,果然后来贵为大部制尚书和封疆大吏,家族从此振兴。


我相信武女皇一定遗传了父亲善于投资的精明商人头脑和冒险精神,加上当时父亲死后的家道中落日子黯淡,她更加会乐意去搏这一局,进宫绝对是她必须把握的豪赌机会,赌注就是自己的聪明才智和青春美貌,后来证明她完全押对宝投对资,尽管前期投资在李世民那里有点阻滞,曾被死死“套牢”(还不能斩仓),甚至还差点血本无归,看“今春花又过”的落魄样,最终在李世民的儿子那里双倍获得回报,完成了人生最漂亮的绝地反击,完成了对男权社会的强力挑战和最大“收购”,就是对唐朝至高权力的绝对控制权,这就等于是跌进了“油罐”,油水太大了,中奖面额的数字任填。唉,多么伟大的女投机家,比金融大鳄索罗斯还会投机取巧也!


总之,敢于创新、英勇无比、追求利润最大值的世间少有女子武媚娘,义无反顾地离开母亲离开家,就算前面是万丈深渊或是连绵十里的“地雷阵”,她也从来没有惧怕过,带着对前途命运的最美好憧憬上路,就像当年满怀豪情闯深圳的美女一样充满了建功立业的渴望,她昂首挺胸跨进了李世民那壮丽的皇宫(她早就预感她会是这里的主人,只是时间问题而已),开始了一生中最艰苦卓绝的人生苦斗,居然在没有人看好的情况下(以超级垃圾股的身份),她大获全胜,改写历史,颠覆千百年来“红颜薄命”和男人主外的历史命题,使女人获得空前绝后的“雄起”机会,还开创了前所未有的“女人干政”的新时代。


尽管开头的路是可以预见的不平坦,甚至也可以说是最凶险的“人生雷区”,她必须历经政治的风刀霜剑的洗礼,才能达到理想的彼岸。终于在九死一生之间,付出了杀死女儿的昂贵代价,凭着百折不挠的韧性和高超的权术手腕,向根深蒂固的男权社会发起最猛烈的进攻,最后她实现了笑傲江湖的人生美梦。


想想,从贞观十一年进宫当才人,到贞观二十三年,漫漫十二年过去了,武则天已经由十四岁的充满不切实际幻想的青苹果式少女,长成了带着满身伤痕的二十六岁的丰姿绰约的成熟少妇,除了开头李世民给了她一丝尝鲜式的生活甜头之外,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她没有捞到任何优质的政治资源,甚至连说得过去的个人私生活都不曾捞到,最后在李世民驾崩后还被扫地出门,被迫当尼姑,过着清灯淡影的寂寞生活,换句话说,也就是在政治上永远判了她的死刑,没有了翻身的可能。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