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国际资讯 > 中国美术馆门前罕见排起长队,专访吴为山解析“晒家底”

中国美术馆门前罕见排起长队,专访吴为山解析“晒家底”

时间:2018-07-13 00:27  来源:ycyouli.com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冬日的北京,气温已经降至零下,行道树在风中瑟瑟发抖,然而,这些天来,中国美术馆外却连续多日排起了朝圣般的长队,一场汇聚赵之谦、任伯年、吴昌硕、陈师曾、齐白石、傅抱石、叶浅予、李可染、徐悲鸿、林风眠、庞薰琹、吴作人、吴冠中等20世纪中国美术史重要画家的“典藏精品特展“正在举行。中国美术馆今晚专门通过公号公示称,由于排队人数众多,参观高峰期需排队两至三小时,希望观众错峰观展,有序排队。也有观众表示,这样的好展览仅展十天,实在是太短了,真正好的展览还是要留给观众充足的观展时间。
此次展览从2017年11月17日开始至11月26日结束,仅展十日,被誉为“中国美术馆晒家底”,而事实不只如此,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在接受“澎湃新闻·艺术评论”()专访时认为,展览包含了对新旧交替的20世纪的中国美术史的梳理,以及中国美术馆“典藏活化”和对捐赠的态度。

中国美术馆门前罕见排起长队,专访吴为山解析“晒家底”

中国美术馆门外的排队人群
这些天不少观众到北京的中国美术馆门外都会被长长的队伍吓住——队伍甚至拐了一个弯,排到了美术馆东街的三联韬奋书店对面,近一公里长。这样的热情在中国美术馆已经几十年难见了。也有观众表示,真正好的展览还是要留给观众充足的观展时间,如故宫博物院与上海博物馆的大展展期一般都是一个月三个月时间。
引起排队盛况的是“美在新时代——庆祝‘十九大’胜利召开中国美术馆典藏精品特展”,这一展览不过十天展期,到11月26日结束,此次展览从中国美术馆馆藏作品中精选近现代名家大师作品200余件套,呈现在6个展厅:
2、4、6展厅从晚清赵之谦、何绍基开始,有民初海派任伯年、吴昌硕诸家承上启下,到齐白石、傅抱石、叶浅予、李可染等从传统中开拓出花鸟、山水、人物画新路;其中2号厅展出的作品为舒乙捐赠的老舍、胡絜青藏画中的作品。展览期间,舒乙夫人于滨,女儿舒悦等人受邀观展,老舍夫妇的艺术收藏由舒乙(及其家属)捐赠中国美术馆,没要任何回报。而舒乙之妻于滨女士却说,“当初吴馆长说五年之内,一定会再次把这些作品拿出来展陈,这才三年,就又拿出来专厅陈列。捐给国家捐对了。”

中国美术馆门前罕见排起长队,专访吴为山解析“晒家底”

任伯年,花鸟四帧,27cm×40cm×4cm,1884年—1885年 国画,家属捐赠老舍、胡絜青藏画
除此之外,中国美术馆的3、5、7展厅从徐悲鸿、林风眠、庞薰琹融合中西,油画、国画双管齐下,传承与引进相结合,开宗立派建构学术体系,到吴作人、吴冠中发扬各自传派。而同期在中国美术馆展出的还有“沧海一粟——刘海粟艺术展” ,可谓群星闪耀,群峰并峙。

中国美术馆门前罕见排起长队,专访吴为山解析“晒家底”

观众在徐悲鸿的“奔马”前拍照
对话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
澎湃新闻:这次展览云集了20世纪中国美术史上的大家,被认为是“晒家底”,但中国美术馆的“家底”应不只如此,之所以选择这几位艺术家的作品展出,是何原因?也有人提出为什么其中如没有潘天寿、黄宾虹的作品?
吴为山:
中国美术馆馆藏11万件,这些只是一小部分。像齐白石、叶浅予、吴冠中除了本次展出的作品外,还有大量馆藏作品本次没有展出。之所以本次没有专厅展出潘天寿、黄宾虹,主要是因为年初我们刚展过“民族翰骨——潘天寿诞辰120周年纪念大展”,黄宾虹诞辰150周年的时候,我们也在“典藏活化”这个系列里作为重点展览推出。此外,中国美术馆6楼的藏宝阁长期陈列着20世纪杰出艺术家的作品,如任伯年、齐白石、黄宾虹、吴作人、吴冠中、刘开渠、熊秉明、于右任、林散之、高二适等等。

中国美术馆门前罕见排起长队,专访吴为山解析“晒家底”

徐悲鸿,奔马,105×60.8cm,1944年,国画。中国美术馆藏
澎湃新闻:展陈上庞薰琴、徐悲鸿、林风眠一个展厅,傅抱石、叶浅予、李可染一个展厅,齐白石、吴冠中、吴作人等是一人一展厅,这样的布展是想说明怎样的问题?
吴为山:
展厅规划出于几方面考虑:二、四、六号厅分别由舒乙捐赠部分的晚清民初及海派任伯年、吴昌硕大家构成古今转换部分,下启齐白石、傅抱石、李可染、叶浅予近现代大家,各领花鸟、山水、人物风骚,代表传统出新的一脉。
三、五、七号三个展厅分别为徐悲鸿、林风眠、庞薰琹开宗立派,下启吴作人、吴冠中,他们都融贯中西,油画、国画并举,代表了中西融合的一脉。这样看起来有流有派,较为清晰。
齐白石、吴冠中、吴作人每人一个厅是因为我馆的馆藏作品序列完整,数量丰富。徐悲鸿、林风眠、庞薰琹三位开宗立派人物,徐悲鸿建立了写实教育体系,林风眠建立了现代美术教育体系、庞薰琹建立现代工艺美术教育体系。吴作人恰是徐悲鸿体系传人,吴冠中是林风眠体系传人,发扬光大各自传派登上艺术高峰。

中国美术馆门前罕见排起长队,专访吴为山解析“晒家底”

齐白石,公鸡,147.4×34.4cm,1935年,国画,中国美术馆藏

中国美术馆门前罕见排起长队,专访吴为山解析“晒家底”

李可染,暮韵图,61.1×48.5cm,年代不详,国画,中国美术馆藏

中国美术馆门前罕见排起长队,专访吴为山解析“晒家底”

林风眠,油灯花果, 67.9x67.2cm,1960年,水彩

中国美术馆门前罕见排起长队,专访吴为山解析“晒家底”

庞薰琹,背篓,40x30cm,1946年,水彩,中国美术馆藏
澎湃新闻:此次展览中,有一部分来自老舍夫妇藏品,能否讲讲后人的捐赠细节?他们的收藏反应了北京的艺术家与作家何种关系?
吴为山:
老舍、胡絜青留下的藏品与一般藏家的藏品所不同之处是带着一代文化大师的审美格调,价值判断,鉴赏眼光,也融入了自身的文化创造。这是一笔特殊的、珍贵的文化财富。如何享用它?继承它?使之发挥最大的文化价值?舒济、舒乙、舒雨、舒立视家藏之宝为国家财富,并将多幅捐赠给中国美术馆,使之汇入民族文化的宝库而传之后世,这世家风范令人感佩。可以说,老舍、胡絜青的子女们不仅继承了有形的藏品,更传承了他们的精神品格。
相关资讯